世界经济展望最新预测:涨潮了吗?

信息来源: 作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浏览数: 发布时间:2014-03-26

    正如2013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所预期的,全球经济活动在2013年下半年增强。预计经济活动在2014-2015年将进一步改善,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先进经济体的复苏。目前预计2014年全球增长将略微加快至3.7%左右,2015年将升至3.9%,相比2013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变化不大。但某些经济体的增长预测下调突出表明持续存在的脆弱性,并且,下行风险依然存在。在先进经济体,产出缺口仍然很大,并且,考虑到有关风险,在财政整顿继续实施的情况下,货币政策态势应继续保持宽松。在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来自先进经济体的更强劲的外部需求将促使增长加快,但其国内脆弱性仍是一个值得担心的问题。一些经济体可能有空间提供货币政策支持。而在其他许多经济体,产出接近潜在水平,这表明增长的减缓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结构性因素或周期性降温,提高增长率的主要政策方法必须是推进结构性改革。一些经济体需要应对信贷质量下降和资本外流增加带来的脆弱性。 
    2013年下半年,全球经济活动和世界贸易回升。近期数据甚至显示,这一期间的全球增长比2013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的预测还有所加强。先进经济体的最终需求总体上按预期情况扩张——增长强于预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库存需求增加。在新兴市场经济体,出口反弹是经济活动改善的主要驱动因素,而国内需求普遍依然疲软,但中国除外。
    2013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发布以来,先进经济体的金融状况有所放松——美联储12月18日宣布这个月将开始逐步退出数量放松措施,其后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这包括,遭受危机的欧元区经济体的政府债务的风险溢价进一步下降。然而,在美国2013年5月意外宣布将逐步退出数量放松措施以来,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金融状况持续收紧,不过,资本流动仍相当强劲。股价尚未完全恢复,许多主权债券收益率已经上扬,一些货币面临压力。
让我们看一看增长预测。美国的增长预计将从2013年1.9%上升到2014年的2.8%。继2013年下半年库存需求增长超过预期后,2014年的增长回升将由最终国内需求带动,最近达成的预算协议将使财政方面的拖累得到缓解,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支持作用。但这也意味着2015年财政态势预计将更加收紧(因为根据最近达成的预算协议,大部分自动减支措施在2015财年仍将有效,而不是如2013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所假设的将出现政策反转)。目前预计  2015年经济增长率为3%(2013年10月预测为3.4%)。
    欧元区正处于从衰退到复苏的转折点。预计经济增长在2014年将加快至1%,2015年将升至1.4%,但复苏是不均衡的。面临压力的经济体的复苏总体上将较为缓慢,尽管西班牙等经济体的增长预测有所上调。高额债务(包括公共和私人债务)以及金融分割状态将抑制国内需求,而出口将进一步促进增长。在欧洲其他国家,英国的经济活动得益于信贷条件的放松和信心的增强。预计2014-2015年的平均增长率为2.25%,但经济闲置程度仍将很高。
 \

\

\
 
    相比2013年10月的《世界经济展望》预测,目前预计日本增长的减缓程度更为轻微。暂时性财政刺激应在一定程度上抵消2014年初提高消费税措施的影响。总的结果是,预计2014年的年度增长大体保持在1.7%的水平不变(考虑到延滞效应),2015年将降至1%。
    总的来看,预计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在2014年将升至5.1%,2015年将达到5.4%。中国的增长在2013年下半年强劲反弹,主要是由于投资加快。预计这种大幅增长是暂时的,这一预期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中国正在实施旨在放慢信贷增长和提高资本成本的政策措施。因此,预计中国的增长在2014-2015年将小幅减缓到7.5%左右。有利的雨季和出口增长的加快使印度的增长回升。随着印度实施更有力的旨在促进投资的结构性政策,预期印度增长将进一步加强。许多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已开始受益于先进经济体和中国外部需求的增强。然而,在其中许多经济体,国内需求依然弱于预期。这不同程度地反映了2013年中期以来金融状况和政策态势的收紧,以及政策或政治的不确定性以及瓶颈,后者尤其对投资产生不利影响。结果是,相比2013年10月的《世界经济展望》预测,2013年或2014年的增长预测已经下调,包括对巴西和俄罗斯的预测。我们对中东和北非地区2014年增长预测做了下调,2015年则做了上调,这主要反映了这样一种预期,即利比亚2013年石油生产中断后的产量回升步伐将放慢。
    总体来看,预计全球增长将从2013年的3%上升到2014年的3.7%和2015年的3.9%。
 
    尚未摆脱困境
    下面谈一下预测面临的风险,下行风险——2013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讨论的旧有风险以及新的风险——持续存在。在新的风险中,先进经济体极低通胀率给经济活动带来的风险(特别是在欧元区)已经浮现。鉴于通胀在一段时间内可能仍低于目标水平,长期通胀预期可能向下变动。这带来了通胀低于预期的风险,而这会增加实际债务负担;也带来了实际利率过早上升的风险,因为货币政策难以降低名义利率。如果经济活动遭受不利冲击,还有可能出现通货紧缩。
    金融稳定持续面临下行风险。公司杠杆率已上升,在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外币债务风险暴露也已增加。在一些市场,包括几个新兴市场,如果利率上升幅度超过预期,对投资情绪产生不利影响,资产价格可能面临压力。
    在新兴市场经济体,鉴于美联储将于2014年初期开始逐步退出数量放松政策,金融市场和资本流动波动性的增大仍然是一个令人担心的问题。在多数经济体,市场对美联储12月宣布的相关措施的反应相对平静,这可能得益于美联储的政策沟通和调整(包括对前瞻指引的修改)。然而,随着美联储逐步退出数量放松政策,可能出现投资调整和一些资本外流。如果还存在国内脆弱性,就可能导致更急剧的资本外流和汇率调整。
    政策方面,尽管预期经济活动将增强,确保强劲增长和管理脆弱性仍是全球政策重点。
    先进经济体的政策重点与2013年10月《世界经济展望》讨论的相比基本未变。然而,随着前景改善,有关国家(包括美国)必须避免过早退出宽松的货币政策,因为产出缺口依然很大,通胀水平很低,且财政整顿继续实施。为了在危机后完成资产负债表修复并降低相关遗留风险,需要更强劲的经济增长。在欧元区,欧洲中央银行需要考虑在这方面采取进一步措施。提供更长期限的流动性(包括定向贷款)等措施将增强需求并缓解金融市场分割状态。应当通过资产负债表评估工作以及对薄弱银行进行注资来修复银行资产负债表,并通过实现统一的监督和危机处置机制来最终建立银行业联盟,这对于改善信心、恢复信贷以及切断主权与银行之间的联系至关重要。需要通过进一步实施结构性改革来增加投资和改善前景。
    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近期的发展情况突出表明,需要对潜在资本流动逆转的风险进行管理。在那些存在国内脆弱性,并且对外经常账户存在逆差(这与上述脆弱性也存在一定联系)的经济体,这一问题尤其突出。在外部融资条件恶化的情况下,应允许汇率贬值。如果汇率调整受到限制——原因是存在资产负债表错配和其他金融脆弱性,或者,由于货币政策框架缺乏透明度或政策实施缺乏连贯性,对通胀产生显著传导效应——政策制定者可能需要考虑在收紧宏观经济政策的同时加强监管政策。中国近期的经济增长反弹突出表明,投资仍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中国需要在经济再平衡方面取得更大进展,使国内需求从投资转向消费,以有效控制投资过度给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带来的风险。